舍与欺

我本自由,却因为牵挂太多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( ゚▽゚)/9

安岩生病了(ooc)上

        “正所谓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安岩要生病。”王胖子这样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事情是这样的,不是赶上安岩的生日,而神荼又松口答应加入THA,阿塞尔据说是因为表现良好,要提前出来,三件事加在一起,瑞秋大手一挥说要庆祝一下,然后老套路,聚餐,然后安岩就进医院了。

  医院:

         “安岩,你咋个回事吗?吓死我了”江小猪着急对安岩说,“你是没看到神荼当时那个表情,你俩是要一起吓死我吗?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的心脏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猪,危言耸听了,哪有那么严重的,我要不是要死了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严重吗?你一下子就昏过去了,我天。到底怎么了,或者说你和神荼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神荼,关神荼什么事啊你不要胡说,你这是造谣”安岩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了,你不要瞎猜好吗?毁我清誉,让神荼听到影响不好。”安岩一脸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神荼巴不得呢”,江小猪小声说到,

        “神荼,你来了,”安岩看着神荼提着外卖,进来了,从阿赛尔出来之后,一直和神荼住一起,阿塞尔极其讨厌神荼的审美,所以就给神荼买了几套家居服,美名其曰:我哥怎么可能只有这一套衣服,太掉价了,说出去丢我的人。皮衣就被无情的扔箱底了,现在的神荼穿一件白衬衫,袖口拖到关节出,露出比一般人白的小胳膊,一只手拿着外卖,一只胳膊上搭着风衣,(灰色长款,其实神荼不喜欢长款,但,耐不住阿塞尔和安岩)腿上穿着黑色牛仔裤,衬衫塞在牛仔裤里,露出让安岩无比羡慕的大长腿,“阿塞尔呢?”

        本来就俊美的容颜,被衬得有了一丝温度,像大海一样的眼睛看着安岩说到:“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买的什么,我饿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皮蛋瘦肉粥,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”安岩转过头对小猪“你刚刚说了什么,我没听到,只顾着看神荼咯,不好意思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,没什么,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猪,你怎么了,奇奇怪怪的,你也生病了”安岩疑惑的看着他,江小猪不仅浑身难受,拜托,他不仅受着安岩奇怪的眼神,还有神荼一直有意无意的瞟他,江小猪觉得自己要亡,于是开口:“安岩,既然神荼来了,我就先走了,协会那边还有事,我会帮你给胖哥他们说一声。”


评论(3)

热度(53)